泰无聊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395|回复: 3

[文学交流] 小小说:疑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0 20: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小小说:                         作者:浩然
                      疑          心
     
       陈慧敏感觉近期老公左志鹏有点不正常:身为市府办主任,几乎每天都有应酬,本来十分正常,可 以前基本上晚上九左右就到家,而最近总是比往常晚一个多小时。问他怎么回事,他都似乎醉意朦胧,支支吾吾不予正面回应。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老公有可能是下届政府副市长人选,在这关键时刻,千万不能让他犯浑,抛开夫妻感情不论,他的的政治前途可谓头等大事。夫贵妻荣,作为他的老婆,她不能不防微杜渐,包括受邀赴宴,多次提醒他尽可能不要参加。中央八项规定抓得那么紧,许多官员在酒杯里翻了船,应为前覆之鉴。但老公十分自信地告诉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些出事的人都是太麻痹大意,还老在“老据点”活动,岂有不被“一窝端之理?,这些人对“毛泽东的游击战”战略战术思想至今也没能融会贯通,死有余辜。尽管老公这么说,但她还是有点担心。毕竟,他们一道从同一所大学出来,混到现在的地位很不容易,外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光鲜,背后的酸楚几人知晓?
      酒色如虎,陈慧敏既不能让左志鹏在“酒杯里翻船”,也不能让他在“阴沟里覆舟”。她要不动声色地调查清楚。于是每晚老公回来后,她都要仔细查看一下老公换下的衣服上是否有女人的长发或唇膏遗迹;闻一闻衣服上是酒水味还是香水味,可一直一无所获。但这并不能排除她的疑心,夫妻十几年,她十分了解老公的性格,素来行事缜密,口封甚严,胜过《潜伏》中的余则成,这也正是很得刘市长赏识的原因。
     连续七八天左志鹏还是老样子,每晚十点多才回来,这让陈慧敏疑心愈来愈重,但又不便多问,夫妻关系好坏,相互信任是最基本的要素,若没有真凭实据胡乱指责弄不好自己会很被动,这一点身为教育局副局长的她十分清楚。 但又绝不能老这么熟视无睹,听之任之,否则可能会大问题。可那该怎么办呢?陈敏慧反复思考着。找私人侦探?不妥!弄不好被人家敲诈。找个可以信赖的部下去调查?也不妥。这类事知道的人愈少愈好,弄不好会弄得满城风雨,不但毁了他的前程,也毁这个家庭。自己跟踪!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跃出来。对,就这么办,也只有这么办了。 尽管这是一种十分低级的办法,但不乏为最有效、最可靠,最价廉的办法了。
      次日正好是星期六,陈慧敏到商场买了副墨镜,一套假发,一身服装,在试衣间穿戴好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看看,反复审视了一番,感觉要不是镜子的人影随她而动,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为了不出任何纰漏,此后又向部下借了部私家车。老公行事缜密的习性,多年一来对她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她匆匆吃过晚便驱车来到左志鹏赴宴的酒店,很快就找到了陈志鹏开的那部自家车,选了一处能全方位观察到车子动向的位置熄火停下。老公尽管平时言词不多,但每次不回家吃饭,到哪个酒店赴宴都会主动打电话告诉她,一是让她知道他的去处,二是自证清白。这良好的习惯给陈慧敏为这次行动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时近9点,陈慧敏听脚步声,看见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打开自家车的车门钻了进去,随后发动驶离。陈慧敏随即启动车子紧紧尾随其后。车子一直沿着宽阔的市府大道东行,十几分钟后拐进了一家单位大院,陈慧敏一看门口字牌,是市新区第一人民医院。他到这儿来干嘛?陈慧敏满腹狐疑,但顾不得多想,随即跟进。老公的车驶入院内后沿着车道一直北行,在一幢高楼后倒入泊位。陈慧敏看到老公下车后走离二十米左右才下车跟随。在电梯口她注视着电梯口的楼层显示屏,发现电梯在9层停靠了一下,她随后按下了上升键。
       陈敏慧一走出电梯,一眼就看到电梯口对面墙上贴着一块长方形醒目标牌,上写:九层,妇产科病区。她愣了一下,一种不祥预感掠过脑海。病区走廊宽敞、明亮、整洁。南北两排几十个病房,她无法判断左志鹏进了哪个病房,只能由东向西一间一间地去找。有的病房门关着,只能透过门上方方形玻璃探视窗口向里瞭望。陈慧敏每到一个病房口都要先止步听几秒再决定或进或退。举止有点诡异,很快就引起护士台上的护士注目,她也感觉到了,但已经顾不了这么许多,一心要尽快找到左志鹏,弄个明白。眼看病房就快查看完了,仍未看老公的人影,心中既着急又失望。只剩西南面最后一个病房了,她依然不愿放弃。最后一个病房门关着,她依旧先立足贴近门扇听了听,里面传出人语声,她不由透过探视口向里窥视,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正在与一护工模样的女人在说话,正是老公左志鹏。她还没想好下面怎么办,左志鹏听到门口有动静,便本能地侧头朝门口一看,见有女人头像在探视口闪现了一下,他立马警觉地几步跨至门口打开了门扇,见一女人站在门口便问:
“你找谁?”
“找你呀,左主任!”
“你是――?”这人能知道他的身份,左志鹏立即语气温软了些。
“你认不出,也听不出来吗?”陈慧敏冷笑了一下,随即摘下了墨镜。
  左志鹏一看,瞬间惊呆了,但很快反应过来,立刻迈出病房,并随手带上房门。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天天这么晚到这儿来干什么了?”陈慧敏狠狠地责问,语气杀气腾腾,凤眼圆瞪,一脸愠色。
“真想不到啊,你左志鹏不但会在外面开花,并且还结果了!”陈慧敏脸色铁青,几乎咬牙切齿,声调也禁不住高了起来。但毕竟是教育局副局长,修养非同常人,即使非常愤怒,却能把控分寸,并且还能十分形象地打比喻。
左志鹏一听感觉情况不妙,急忙把陈慧敏拉到一边,说道:“你声小点,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应该先引见引见,让我见识一下是哪路神仙让我们的左主任这么情深意长,牵肠挂肚!”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唉,一句话又说不清楚。”素来沉稳的左主任这回真有点着急了。一时慌不择言:
“你听说过‘帮领导做十件好事不如帮领导做一件坏事’这句话吗?”话一出口,左志鹏就觉得用词不妥,急忙修正:
“我是在帮领导做‘好事’,做“好事”,你明白了吗?”左志鹏特地将“好事”一词强调了一遍。
   陈慧敏一听老公这句话,大出意料之外,但响鼓不用重锤,她很快就明白了,心绪立即平伏了许多,但疑惑及好奇心并未让其休止,不由又问道:
“哪个领导的呢?”
“这还要问?你说哪个领导最信任我?关系最好?”
“你说是刘市长的?”
“当然了,护工也是我安排的,刘市长不放心,让我每天晚上必须来查看一下”。
听完老公的解释,陈慧敏心头不由一阵如电击般的隐痛,但很快就恢复常态。
“那既然我来了,你带我去引见一下呗。”
“这……”左志鹏有点犹豫。
“女人之间容易亲近,有话题,这对你有好处”。
左志鹏听夫人这么一分析,觉得有道理,便应允了。
    夫妻两人于是走进了病房。陈慧敏见病床上躺着一位年仅二十多岁的女生,皮肤白净,眉清目秀,面色红润。左志鹏介紹之后,陈慧敏立即笑容可掬地上前嘘寒问暖,一会儿气氛就欢快祥和起来。随后从婴儿床上抱起婴儿,夸不绝口。并乘机向女生提出了一个请求:
“这样吧,将我认作这孩子的干妈好吗?”女生一听,愣了一下,但马立回应道:
“好呀,这当然好啦”女生脸上顿露不易察觉的诡密微笑。即刻,欢声笑语荡漾在病房每个角落。左志鹏见状,心花怒放,心语道:“你既使不认,这孩子也是你的走私干儿子”。想到这里他不禁为自己超凡的睿智自鸣得意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12:3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错别字:即使,而不是,既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就不怕刘市长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果一家亲 发表于 2018-09-16 14:06
难道就不怕刘市长知道?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1998-2018 T56.net All Right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