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无聊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473|回复: 6

[个人原创] 雪 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4 17: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雪 夜
       随着科技的进步,天气预报往往一、两天多准。手机上可预报十五天,那你就大不可认真。倒不是怀疑天上那么多气象卫星的功能,而是那句老话说的:“人算不如天算”。
       其实,就是一、两天的预报,也常有不准。前两天,连续预报有“小到中雪”,结果什么都没落下来。白害得我两夜没睡踏实。倒不是担心风雪会“卷我屋上三重茅”,也不是担心哪个卖炭翁的生计。而是,怕错过了欣赏雪的舞姿。
       大概由于环境温度升高的缘故,我们这个纬度不高不低的城市,以前四季分明的,现在有些模糊了。下雪也成了难得的景致。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固然令人惊艳,但我更喜欢看着它慢慢堆积的蹁跹。没错,我是一个在乎过程的人。只要结果而忽略过程近乎买春。
       我之醉心看雪花轻飏始之青少年时代,至今积习未改。七十年代末,尿可丈余的我,踌躇满志地在写一篇“长篇小说”。构思的情节中,有一段意境描写不得其法。正值岁末,和母亲一起在家包馒头,门框中突见“一片两片三四片”的雪纷纷而下。不知冥冥中是否受到说“吾诗思在灞桥中驴背上”孟浩然老夫子的照应,匆匆包完馒头,便一头扎进雪里,直奔宝带桥而去。
       那时的弹丸泰州是被泰县的农村四围着的。过宝带桥便是泰县了。雪空下的农田一派“万径人踪灭”的苍莽太古。我怔怔地站着,初始的雪着地即化,慢慢的地温被前赴后继的雪冷了,开始堆积,雪,便瑟索有声了。绵密的,私语般的,几乎带有耳鬓厮磨的缠绵了……二十郎当岁的我倒仿佛已活了千余年。
       以后的岁月,雪下了也总有若干场,我却错过了许多。当然,有原谅的理由,忙这忙那,疲于奔命于生计。就像我曾在湖南工作两年,数次从张家界下过,却没有停下登临。总想先忙完,机会多得是,至今徒剩遗憾;类似地与景物的错过,与人的错过,一生中真是太多了。真那么忙吗?甚至七百余天才下一次雪,有什么那么重要,抽开身哪怕半小时都不行?当他淹没到人海中再无从寻觅,你才觉得他有趣?……现在,无数忙碌的日子倒仿佛是被大雪覆盖了无痕迹,许多的缺憾倒是记住了。与其美其名曰是人生的残缺美,毋宁说是人生的无奈。
       古人的节奏远没今人快,生活的压力似乎也没今人大,其中不可忽视的一条是他们对物质的追求不像今人这样的张牙舞爪和不可餍足。这倒深深地滋养了他们的性灵。想想暮雪时分,在“红泥小火炉”上炖着菜、烫一壶酒等待友人简单而单纯的场景,都令人艳羡而神往不已。更遑论王羲之五少子猷的“雪夜访戴”了,其率真、放达将今人甩去何止几条街?简直是云泥之别了。雪,在这些让后人追慕不及的情境中,均扮演了绝对的主角。没有了它的烘托、渲染,不仅仅是诗人没了诗性、故事味同嚼蜡,重要地是那一天的人和事还有记述的美学价值吗?雪,真是个尤物。
       雪,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妙尤物。不一定非要用肌肤去亲近,即所谓“只可近观不可亵玩”,站在檐下、立于窗后看她秀发纷披,看她搔首弄姿;甚至都不一定非要满足视觉的奢侈,闻竹折而知雪深,不是更迹近禅的境界吗?当然,这只得在万籁俱寂的雪夜方能神会。
       倘把下雪的夜全托付给一场酣梦,就有点暴殄天物了。别管那么多养身保健的讲究,将备下的花雕开坛,煮上一壶,取出残剩的一撮咸脆花生米,坐到窗台上,关上灯,便可与它推杯换盏,把臂言欢了。何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待得酒兴阑珊,便可领略“雪夜拥被读禁书”的幽趣了。在兴文字狱的朝(年)代,读书人竟于蹇涩中寻到别样的读书乐趣,甚至上升到了一种“偷情”样的美学高度。现在无所谓禁书了,但雪夜拥被读闲书,不亦快哉?张岱的《夜航船》、《陶庵梦忆》,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及至李渔的《闲情偶寄》、刘义庆的《世说新语》都是不错的选择。
       雪,在窗外满世界地舞之蹈之。读到张岱“.……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不禁莞尔会心,仿佛也成了其舟中一粒,听这位散发扁舟的遗老娓娓而谈前朝风流。
       倦意袭来,抛书,和衣而坐卧,不知东方之既白。

                                                                                                                                                                                            2019.1.23
疏枝.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06:0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黎明前坐在书桌前细细欣赏小调哥此文,颇有种咸甜得适的感慨。
少年不识愁滋味,大把时间掷书卷。拥被夜读,窗外风雪簌簌,这一生不羁功名不论荣辱的调调,大约都是由那一场“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定下的。
爱雪的人通常也喜欢孤独,享受孤独,灵魂也会在文字中起舞。风起云涌固然是干柴烈火的名利炙热,于无声处更是对自己内心深处的考量。
庸庸红尘,可以放荡,可以静谧,可以狂野,也可以在某个下雪的深夜,冲出暖气宜人的家,感受一下寒刀割面的冷风。
为小调哥此文喝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0 12: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门 发表于 2019-1-25 06:02
黎明前坐在书桌前细细欣赏小调哥此文,颇有种咸甜得适的感慨。
少年不识愁滋味,大把时间掷书卷。拥被夜读 ...

大门童鞋,端着碗鸡汤别逮谁都灌,前面说得挺好的,怎么后面就让人家一把年纪出去溜溜,小调锅一把岁数经得起天寒地冻吗?没事开个房给人家暖暖被窝还差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0 13: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调锅的贴待会儿还得好好巴结一下!如果夸得太过肉麻,你就当俺爱你爱得不可自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0 23: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年期待小调锅更多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1 21: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巴掌印 发表于 2019-1-30 13:24
小调锅的贴待会儿还得好好巴结一下!如果夸得太过肉麻,你就当俺爱你爱得不可自拔!

确实够肉麻的。更重要地是自谦得肉疼。至于“就当俺爱你爱得不可自拔”,所幸小拳拳不在,要不,那颗粉嘟嘟的小肉拳又要砸到你身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22: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降c小调 发表于 2019-1-31 21:45
确实够肉麻的。更重要地是自谦得肉疼。至于“就当俺爱你爱得不可自拔”,所幸小拳拳不在,要不,那颗粉嘟 ...

没底气自然得要谦虚点儿,给自己留退路嘛!
至于那小拳头,最近好像也销声匿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1998-2019 T56.net All Right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