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论坛首页

泰无聊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0|回复: 0

[文学交流] 【原创散文】偷肉圆.抽耳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9 09: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肉圆.抽耳光
刘全
那是1969年的夏天的中午放学前,突然下了一场暴雨,突然就雨过天晴,似乎所有的黄水都从我家东边大约十多米宽的大沟里经过,大水几乎漫出沟边,水流湍急,旋涡直打转,一时因没有桥梁,沟东的一群同学无法渡河到沟西边来回家用午餐。在沟东的同学没有电话和家里联系,有的就在沟边坐下,玩起了泥巴,向大水里扔泥块。有的就在互相追逐,对骂着说笑话。有的就指着旋涡舞手学着转。
这里是老三仓河堤边,一条大沟的水由此汇入,和大河内的黄水一直向西疯狂地奔流着。东西向的大河南岸与南北向的大沟交接的地方,向上一点就是一条长龙样不见尾巴的土堤。交接的地方特别高,也特别宽大。那时,我的家就住在龙鳍上,因此,虽然不上学,但看到一群同龄人被水相隔,不能顺利回家也感到无助的苦恼和兴奋。
孩子们的家长从老远的地方找到这里,发出惊讶的感叹,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孩子平时不走正常的大路,偏偏要从我家门前过。更不知道孩子们已经从此上学已经走了好长时间了。孩子们其实不为别的,他们就是好玩,那大路一直通学校,就因为相当直板而不曲折,不好玩,孩子们就选择了我们家居后背的大堤河岸河滩上。大堤上莽莽苍苍,丛林加上嫩草,人都难以走进,再加上有我家的茅棚在此点缀,同学们可高兴了。他们在这条长长的龙身上玩打仗的游戏,捉迷藏,到宽广的河滩上画图,甚至高兴起来呼几句口号。家父叫心善,但他们不认识大牌子上父亲的名字中的一个字,他们觉得和字差不多就应当念。父亲听到这样的口号声,不禁笑出声来,连忙招手喊小朋友过来。小朋友都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哪里在乎你个挂牌子的糟老头子?家父非常耐心地告诉他们在书法上的区别,孩子们也不吱声。还好,这些孩子毕竟是年纪小,不像成人青年能批判父亲白专。这些事,家长是不知道的,如果家长们知道的话,他们一定非常高兴,因为痛打落水狗的勇气传给了下一代,红色江山就万年长了。
家长们只晓得孩子过了饭时还没有回家吃饭,得赶快为孩子们送午餐。农场职工的生活要比我们好多了,因为他们每个月总发工资,都在三十块钱左右。夫妻俩得六十块钱,在鸡蛋只卖七分钱的时代,日子过得相当舒心,伙食要算上好。送饭的一群大人集中到我家东边的堤头草地上,浓密的青草早已成了松软的地毯,妇女就坐在上面对那边的孩子喊话:不要过来——马上有人来背你们过河!这么热闹的场面,千载难逢,我也加入了观赏。
一部分妇女没有游泳的本领,要么回家换男人来,要么就请其他孩子的父亲帮助把自己的孩子背过来。家长们都把精力放到水那边的孩子身上,而那些美味中餐的盘子和饭碗还有竹篮,他们也不在意了。面对前面草垫上的韭菜百叶和着油香散发出来的气味,我早已几乎失控,再看看其他篮子内的肉圆,金黄色,油亮亮,味浓郁,我立时产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但我放弃了,因为那样太丑陋。那时我喜欢养狗,狗就不客气地一口衔走一只肉圆。狗的动作把我惊呆了,如果人家发现了怎么了得?但幸好,人家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并不是什么好事,当狗逃进树丛去美餐时,我罪恶的念头在膨胀。我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记得还是去年春节吃过肉的,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吃到肉圆。有了这样的心理,我再观察四周动静绝对安全,就在那一秒,我伸出了罪恶的手。
我很满足,觉得半年来没有白过。我不想再做蠢事,动静大了,人家发现了,为了一只肉圆搞起阶级斗争来,那简直不可思议。但我不离开,我还想追剧。那父亲把孩子们从水的那边弄到这边的场景非常好看。小的男儿还好办,就往肩上一扛,非常轻松的就送过来。小的女孩胆子小,两只手紧紧抓牢大人的头发不放,大人在水里探路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大一点的男儿不会游泳,因此也得靠背。大一点的高年级女生就不太好操作,因此给帮助的人带来诸多不便。那么多孩子,就一两个男人,慢慢地一个一个地渡水,看的人好笑,背的人疲劳,但总算最后一个背过了水。
大家本来欢喜一场,一起回家吃饭,提起竹篮子走吧,可是其中有个女孩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随便叫起来:就是他骂人!在说我骂人呢,我其实一句话也没说,大家在场,但我的申辩没有人证明。一个男人大名叫徐正才的听到了问:是哪个?那女学生又指指我。老徐就不顾身上衣服湿透和长时间的劳顿,从水边过来追上我就是一个跟头,他还不解气,又来了一巴掌。还好,没有淌血,只是牙根有点咸。
老徐打我是听了女孩的话,但老徐打我,我很吃惊。因为他的儿子在我读一年级时,我们是同路,同学,有一天在他家和他儿子一起玩,天色晚了,老徐还主动留下了我,他夫人还深情地对我相约:和他儿子做永远的朋友。那一天夜里,我就和桂华同学同脚。第二早上,他热情的招呼我多吃,吃饱,然后我和桂华就一起和大家高兴地上学校去了。老徐待我的好,我还没来得及报答,怎么就产生了这么大误会?回忆起来虽是儿童往事,但较真起来还有点意思。
首先自己不应当卖呆。人家过河渡水关你什么事?其次是在卖呆时伸出了罪恶之手,还找到了理由,实在是不能原谅。第三是得了便宜,就应当滚蛋,你还卖什么呆,妹妹的花彩裙已经翻过坡了!第四是,我被打并非冤枉。女孩子向大人报告我骂过她,其实是真的,但并不是这一次。就是那一回她带头高呼口号打倒某某某时,我觉得她羞辱了我,就以为自己反正辍学,她报复不了我,就壮着胆子回敬了她。哪知道真是冤有头,债有主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今日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产品服务 - 相关法律 - 友情链接 - 公司动态 - 举报投诉 - 品牌手册 - 手机客户端

客服电话:0523-86239711

备案信息:苏经营性ICP B2-20090218号 苏ICP备09067823号 电子公告服务许可文件号:苏通[2009]196号

Copyright© 1998-2017 T56.net All Right Reserved.

法律顾问:北京市邦盛(泰州)律师事务所吴桂宽律师 电话:1381591865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